我想預防乳癌我好像得乳癌我剛診斷為乳癌乳癌治療中乳癌治療後追蹤與調適

乳癌

身心靈瑜伽

乳癌

加入會員

有些事,沒有別人了,就是妳會懂啦。



看上去可愛又樸實的秀琴,抗癌5年半了,生活交友圈簡單的她,在病友的瑜珈課裡特別喜歡跟李女士處在一起,
問她為什麼,秀琴的原因也像她給人的感覺一樣簡單:因為他們同樣年紀,罹癌時間只差一年。
秀琴就好像以前唸書時一般,只要坐在好朋友旁邊,就很心安,瑜珈倒是其次,不再孤單才是最大的平安。

阿娜達,你是緣投的少年家…



經營麵店的她們是極為甜蜜的一對夫妻,
老公說:只要牽她的手,就能從身體倚靠他走路的重量來判斷身體的狀況。
個性含蓄的先生,配上個性外向活潑的簡愛,抗癌路上兩個人牽著手一起走。


我們的默契,就像雙胞胎一樣。



年輕時是護士同事的秀珠和韋女士,
雖然因為秀珠再嫁到台中後,分隔兩地、失去了連絡,
如今卻又因關心對方的健康重拾難得的情誼。
秀珠抗癌5年來,身為護士的好友不斷的為她帶來笑容,
不停聊天的兩人,彷彿只要在彼此身邊,就能回到那個無憂無慮的年代。

他很會畫喔,都辦好幾次展覽了…。



罹癌邁向第7個年頭的翠萍,從結婚以來生活的重心一直就是她的畫家老公和自營的畫廊,
就算現在已搬到山上休養,也依然每天陪伴著先生創作。
儘管翠萍口裡總說自己不愛畫,愛狗更多,她的眼神裡卻有著藏不住的甜蜜,終究先生是她的天,
那片無論何時都圍繞著她,令她不住仰望、得著力量的天。

這是我爸爸,他不太講國語的…。



7年前,38歲的偉芬突然間被診斷為第四期的乳癌患者,突然的消息使得高齡近80的父母和她成了彼此的唯一和全部。
每次看診、抽血、打化療,都是爸爸開車,媽媽陪診這樣的彼此分工著,偉芬則是用毛線為雙親織出另一種樣貌的感謝。
這些看似簡單的行動,在偉芬的家庭裡卻是她們用盡全力表達愛的具體實踐。

因為這個病,我和妹妹反而走得更近。



罹癌三年半的美英(左),因為自己在發現乳癌時已經是第三期了,
非常積極的鼓勵自己的三個妹妹一起接受檢測。
多虧了這個機會,才發現二妹也是早期的乳癌,兩個人在醫院的治療期間也成為對方的伴。
原來,個性十分不一樣的我們,卻能體會同樣的感受,也許這反而成為了生命中一種化妝的祝福。

會員登入

從 Facebook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