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預防乳癌我好像得乳癌我剛診斷為乳癌乳癌治療中乳癌治療後追蹤與調適

乳癌

身心靈瑜伽

乳癌

加入會員

『我可以在這裡哭嗎?』-卜麗平珍惜當下

92年11月自摸發現左側腫瘤,因位置近乳頭故作全乳切除術,術後作小紅莓六次化學治療,現口服抗荷爾蒙藥物Tamoxifene,每三個月追蹤中『我可以在這裡哭嗎?』

這是卜麗平第一次參加乳癌防治基金會的「病友會」聚會時所說的第一句話,也是她發病後的第一次嚎啕大哭,因為她絕不在家裏哭,因為她不想讓家裏的三個男人─愛她的老公和她愛的兩個兒子更傷心難過,更手足無措。

所以麗平笑著說:「就常去唏哩嘩啦哭一陣,和同病相憐的朋友抱抱,互相加油打氣,幾次以後就舒服多了‧‧」。

四十九歲的卜麗平一年半前自我檢查出左胸乳暈下方有硬塊,隨即到醫院看診。一開始醫生還支吾的說是「不好的東西」,反倒是麗萍很「勇」的要他說清楚講明白,當醫生乾脆告訴她─就是癌啦!麗平說,她沒掉一滴眼淚,心情很平靜。萬分驚訝她的「毋驚死」(台語),麗平解釋道:「醫生同時告訴我十年存活率有百分之八十,加上化療的百分之五,吃抗荷爾蒙藥的百分之五,存活率就增加到百分之九十。如今兒子已長大成人,家庭也幸福美滿,再活十年,夠本了、沒遺憾了!」

但是總有情緒低落的時候,就覺得很不公平、很不甘心,懊惱自己竟會把自己的人生弄到這種地步。結婚二十幾年,先生忠厚實在,畫畫之外經營一家生意頗佳的畫廊,兩個兒子貼心規矩。衣食無缺的她,生活更是規律,不菸不酒、飲食清淡,也沒有遺傳基因,照理說,麗平應該是健康快樂的,除了陪「老闆」的那段日子‧‧‧。

原來麗平的先生入股同學的公司,十幾年來都分到優厚的紅利,同學的交情加上人情,讓厚道的麗平夫妻覺得應該有所回饋,於是陪著同學夫妻吃飯、看戲、旅遊;甚至同學兒子結婚辦喜事,也是他們從頭包到尾的出錢出力。最最讓麗平難以忍受的是,她稱之為「老闆」的同學妻子,態度總是盛氣凌人、頤指氣使,從早上陪「老闆」到深夜,成了麗平的例行工作,幾次麗平想要「辭頭路」,都在先生的勸解下繼續忍耐下去。小至麗平要吃日本料理「老闆」卻決定要吃台菜,大至從不唱歌、 十幾年來從不說「不」的麗平陪著他們去KTV,三個人唱了十小時,麗平就乖乖在一旁坐了十小時。

現在麗平終於了解,「他們唱得高興,出問題的卻是我。」

一直瀟灑笑談病情的麗平,如今過得更是自在,以「乳癌防治基金會」的義工工作為主,閒暇時和朋友聽演講、運動、餐敘,甚至從不唱歌的也開口唱起歌來。

她說:「現在要多想想你還擁有什麼,不要去想你失去了什麼。」

多麼可愛可敬的「少奶奶」。從麗平面對生命的態度,你、我,都該學會些什麼。

會員登入

從 Facebook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