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預防乳癌我好像得乳癌我剛診斷為乳癌乳癌治療中乳癌治療後追蹤與調適

乳癌

身心靈瑜伽

乳癌

加入會員

眷屬圓滿.張靜明此生無求

四年前即有良性腫瘤切除之經驗,並每年定期追蹤,於94年5月初自我檢查有刺痛感而發現左乳腫瘤,隨後作左乳全切除術,術後作小紅莓加歐洲紫杉醇化學治療中。

第一次看到張靜明,印象特深,那是在「乳癌防治基金會」的「病友會」上,一屋子的乳癌患者,或由先生陪同,要不就是母親姐妹作伴,只有靜明,身旁坐了位二十歲左右的男生,一直安靜體貼的陪著她直到聚會結束。

事後知道這個可愛的大男孩是張靜明二姐的兒子種寬,和靜明極親。「因為阿姨替種寬沖奶換尿布的次數比我這做娘的還多。」種寬的媽媽這麼說。所以當靜明罹癌,種寬二話不說,立刻上網搜集各種資訊給阿姨,還隨時做心理建設;「病友會」就是種寬在網上看到,並且親自打電話瞭解細節後,更親自陪著阿姨來參加。

第二次見面是做訪談,前幾次受訪的主角都是單槍匹馬赴約,只有靜明是二姐陪著來,他們家人感情之親蜜,由此可見一斑。

四十三歲未婚的張靜明,苗條秀氣,某公司單位主管,有二個姐姐三個哥哥,兄姐都已各自婚嫁,排行老么的她,倍受疼愛卻很獨立自主。

在家人心目中,乖巧的靜明是不可多得的好女孩,開朗恬淡與人無爭。眼前的她,笑容可掬話語輕柔,的確是一副寧靜淡泊的模樣,只是基於好奇,即便靜明一再說明,仍不死心甚至狠心的逼問—年過四十,仍小姑獨處,雖然父母慈愛,手足相親,但孤獨寂寥情緒落寞之時,不曾有過感傷氣惱?不曾渴求親情之外的男女之情?

對於如此這般的窮追猛打,靜明以她一貫的溫和微笑以對。

「沒有。大學畢業,和一般上班族一樣,聚餐看電影逛街消磨時間,我還喜歡帶姐姐的孩子,他們真的好可愛,當然也有煩人的時候;二十八歲左右,偶然會煩惱未來和婚姻問題,三十歲以後就不太在意了,現在連爸媽都慶幸還好有我陪著他們,其實我並不排斥婚姻,可緣份不來也無可奈何,三年前開始學佛,上課讀經,生活更加自在。」

所以,當今年四月底檢查確定為三期乳癌,五月初開刀切除,靜明的反應相當平靜。「因為檢查之初就有心理準備,佛學中所說的業果、持戒更教我學會面對、接受、放下。今後第一要做的事是好好照顧身體、享受生活,再盡最大的能力去幫助別人,多做利眾之事。不能釋懷的反倒是我的家人,種寬就不必提了,大姐心疼得課都上下不去,大哥上網希望找到國外最先進的資訊‧‧‧二姐二姐夫私下拿著我的病歷四處求醫‧‧‧國外的哥哥在電話上說不出話來‧‧‧我最抱歉的是讓爸媽憂心‧‧‧」一直很內斂的靜明終於忍不住哭了。「七、八十歲的老人家還要反過來安慰、鼓勵我,媽媽還老遠從基隆到台北來幫我做飯‧‧‧表面上我孤單一人,其實是『眷屬圓滿』‧‧‧我真的充滿了感謝‧‧‧所以我私下會想,如果註定家中有人要生這個病,寧可我來承擔‧‧‧。」說到最後,真的是語不成句,只聽到她不停的抽氣。 靜明略帶靦腆的說「生病以來,這是哭得最多的一次。」

至於為什麼會生病?靜明說或許是她太挑食,或許是太疏忽。民國八十七年曾患良性纖維囊腫,很認真追蹤檢查了四年,慢慢置之不理,最後根本忘記;如今學佛多年的靜明卻有另一層體悟:「每個人都在找『因』,但細細去想,什麼才是真正的『因』呢?」

這倒是個有趣又值得深思的問題。

會員登入

從 Facebook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