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預防乳癌我好像得乳癌我剛診斷為乳癌乳癌治療中乳癌治療後追蹤與調適

乳癌

身心靈瑜伽

乳癌

加入會員

孩子還那麼小.林佳薇未語淚先流

94年5月自摸發現右側腫瘤,作部份切除術,後回家休養時傷口發生血腫情形,故再入開刀房作血腫清除術,待傷口復原後,於6月底開始作小紅莓化學治療。

二十八歲的林佳薇,華歌爾內衣專櫃小姐,從事流行時尚行業的都會女子,一頭挑染的披肩長髮,適度的眉眼彩粧,穿著打扮很是亮麗,根本看不出她已是二個六歲和二歲女孩的媽媽,也看不出她是個乳癌二期的患者。

同時她還是個樂觀開朗卻又感情豐富的「愛哭女」,談女兒、談先生、談親友,她笑容甜美,笑聲清脆,可談到她的病情、她的不捨,只見她鼻頭一紅,大顆大顆的眼淚爭先恐後的奪眶而出,所以整個談話是斷斷續續,一會兒笑一會兒哭。

二十二歲和高中就交往的先生結婚,和疼她的公婆同住。婆媳倆感情好到婆婆的保養品需要「補貨」時,是找媳婦不找女兒,佳薇也在生了兩個女兒後,直接了當的告訴婆婆小夫妻倆就此打住的計劃。說到女兒,佳薇笑容滿面的秀出手機面板上兩個小可愛的照片;提到女兒們「帥帥的」老爸,佳薇更是滿意又得意。先生在電子公司上班,收入穩定、不菸不酒個性溫和、兩個女兒幾乎都是他一手帶大的,是個不可多得的「新好男人」;加上也住附近娘家爸媽源源不絕的關愛,佳薇十足是個幸福的小婦人。

所以,當今年五月初,經由穿刺證實已經是二期乳癌時,佳薇真正感受到什麼叫做「晴天霹靂」,她憤怒、哭泣、不平。「我們都是平凡人,只想安份守己的過日子。我和先生努力工作,一切從零開始,好不容易有能力訂了棟房子,二年後交屋,那時小女兒也唸幼稚園了,輕鬆多了;先生甚至計劃五十五歲退休,兩人去環遊世界~~,未來的一切是那麼美好,我卻生了這個可能影響我婚姻的病。」鼻子一紅,佳薇泫然欲泣。

不幸中的大幸,腫瘤長在乳房外側,在張金堅醫師的一再保證下做局部切除手術。

「張教授慈祥親切,經驗豐富,讓我比較有信心;只是耿耿於懷的是,我為什麼會生病?我的起居飲食雖然無法正常卻儘量健康,婆媳、夫妻間免不了的小摩擦、小口角,跟同事吐吐苦水就雨過天青從不往心裡放;百思不解只能無奈的告訴自己,老天爺選中了我,應該是比較喜歡我吧。」佳薇又恢復了她的樂天。「剛得病那陣子,常對先生發脾氣,回頭想想,如果把這麼好的老公罵跑了,那不是慘了?」說得我們都笑了。

手術後十一天,一時大意,傷口疼痛腫大,再度開刀抽出八百多西西的血水,化療只得暫緩。

請假在家,悉心調養了一個多月,佳薇看起來還真不像個病人。

「目前還OK啦,醫生也說割得很乾淨,但總會胡思亂想,尤其身體稍有不適就更擔心害怕。我也知道現在醫學發達,用藥物延長五年、十年的壽命不成問題,但對我來說,十年二十年都不夠,我還年輕‧‧‧女兒還那麼小‧‧‧我不想她們才幾歲就沒了媽‧‧‧」一面說一面哭,越哭越傷心,把我的眼淚都哭出來了。

對於即將面對的化療,佳薇又是一陣扎。醫生的建議是先用反應較輕的藥物,若有狀況,再以另階段藥物對付;可佳薇卻不這麼認為,「要就徹底的做,連復發的機會都不給『它們』。」話雖如此,想到化療時可能會有的掉髮、噁心、嘔吐‧‧‧等等不適,讓美美的她又要哭要哭了。

幸運的是,佳薇有極「夠力」的「後勤部隊」,娘家加婆家,隨時提供最「優」服務,先生更是向她「掛保證」,小夫妻恩愛一如往常,絕不打折。

未來或許無法掌握,但愛的力量可以戰勝一切。加油,林佳薇!

會員登入

從 Facebook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