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預防乳癌我好像得乳癌我剛診斷為乳癌乳癌治療中乳癌治療後追蹤與調適

乳癌

身心靈瑜伽

乳癌

加入會員

罹癌媽送的禮物,小女孩為何怎樣都不拆?她只回答媽媽一句話,卻感動了所有人

曾經有位乳癌病人,因為丈夫太愛她而捨不得讓她離去,即便在她腦轉移已經開始昏迷以後,還是要求院方進行積極性的治療,醫師只能依著家屬的意思繼續放射線治療,因為過度放射線照射,整個頭部的皮膚呈現焦黑破皮,最後依然是很遺憾,讓她帶著燒燙的痕跡離世。也曾有病人在情況一轉差,便自行決定停止所有的治療,只因她希望離開塵世時依舊看起來美麗如昔。

不管是對家屬和病人,訣別都是極不容易的一件事。有個例子,讓我見到在死亡陰影下努力活著,並笑著告別的勇氣,也讓我了解孩子,不論年紀有多小,都必須要好好讓他們明白,為什麼至愛的父母無法在身邊繼續陪伴他們長大?因為,其實他們都懂!

茉莉是位很年輕罹患乳癌的母親,本身是位優秀的臨床護理人員,因為工作繁忙而忽略身體的警訊,等到發現不對勁時,情形已經很糟糕了。面對才剛出生的小女兒,有太多事未做,沒太多時間可以自憐自艾,她知道必須和時間賽跑,她當下馬上決定不管如何她都要盡力的活下來。為了兩個年幼的女兒,茉莉心想:至少要努力活到她們幼稚園畢業,多陪她們一段,再好好的與她們道別。

先把位在郊區的大房子賣掉,茉莉換住到了市中心的小房子,新家附近就有一所國小和國中,她想若是將來她不在了,小孩至少可以自己步行去上學,不一定要大人接送。六年間,除了不曾間斷的化學治療與標靶治療,加上無數次的放射線治療,還接受了二次加碼刀和一次傳統開顱手術,所有辛苦的療程都是為了爭取多陪孩子的一點時間。

在一次與先生、孩子去日本迪士尼旅遊回來後,她與我談起女兒發生在幼稚園的一件事。幼稚園年紀的小朋友,如果旅行回來,多半會迫不及待地跟小朋友講旅遊的經歷、途中所得到的禮物,我想就連多數的大人也是一樣吧,所以老師們也非常鼓勵小朋友上台與同學分享所見所聞。

但茉莉的女兒旅遊回來,在幼稚園裡幾乎不提旅行的事,老師打電話問茉莉這件事,並希望女兒可以上台跟大家說說迪士尼樂園的趣事。隔天晚上,老師又打電話給茉莉:「您的女兒已經與同學分享了旅遊的見聞,但奇怪的是,買的禮物都還包裝得好好的,也不願意打開給別人看。」

茉莉問女兒:「為什麼不拆禮物呢?是因為不喜歡嗎?」

大女兒搖搖頭:「因為是媽媽買的禮物,對我來說非常的珍貴,我捨不得拆,怕拆了以後弄壞了,再也沒有媽媽的禮物了。不拆開,就是怕小朋友會要看、要玩。」聽到這些話,真的覺得很心酸,這麼小的孩子,對於生離死別,已經早慧到令人心疼。

在小女兒幼稚園畢業那年,茉莉開始肺部積水,常喘到她什麼事都做不了,只能躺著。幾次在治療室中,她闔著眼睛幽幽地跟我說:「覺得自己很沒有用,只會拖累家人,但我先生還是希望我撐住,他說我什麼都不必做,即使只是靜靜地躺在家裡,對他們就是最大的安慰。可是這次和以往不一樣,我真的累了。」

終於,小女兒的畢業典禮來了,茉莉咬牙硬撐著病體,向醫院請假、帶著氧氣筒,勉強坐上救護車去觀禮,禮成後,茉莉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心願已了。」過沒幾天,便溘然而逝。

每次想起與茉莉在治療室的對話,我都會忍不住紅了眼眶,她用生命教會了我幾件事:

堅強地面對人生的困難,即使面對重重難關也要一試再試,不試怎會有希望?

生命中,工作不是唯一,最重要的是自己的至親至愛,你若不在了,才是他們最大的傷痛!只要有機會,都要盡力地活著;既然活下來了,就要努力好好的過生活。

不要等到來不及才做最後的道別,特別是對年幼的孩子,幫他們,幫其他家人,也幫自己一起做靈性的準備。面對生命要積極,也要學會放手。

一般人都覺得「還有明天」,所以能夠抱持著夢想與希望繼續努力生存下去,但假設今天是你人生的最後一天,你想如何度過今日?是全力以赴地工作,直到生命的最後一秒?還是與心愛的家人一起度過?每個人的答案不盡相同,但是所做的選擇就是屬於你個人的正確解答,是對你而言「真正重要的事物」。人往往要到面對生命的威脅時,才會開始思考生存及生命的意義,但有時這樣的領悟可能已經來不及了。面臨癌症的威脅或是生命中的意外,每個人被迫去面對困境並想盡辦法去解決,也許一切無法盡如人意,但千萬不要急著放棄,只要有機會,都要努力並盡力地活著;不只是為了自己的生存,也是為了身邊愛你的家人跟朋友。面對生命的困境,我們要積極的面對處理,如果活下來了,就努力好好的過生活,但如果真的無法成功克服,也要學會放手,為自己及家人做好準備。

資料來源:http://www.storm.mg/lifestyle/244297

會員登入

從 Facebook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