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預防乳癌我好像得乳癌我剛診斷為乳癌乳癌治療中乳癌治療後追蹤與調適

乳癌

身心靈瑜伽

乳癌

加入會員

因癌切除雙乳,對一個廿八歲年輕女孩多殘酷?她忍劇痛做出勇敢決定,尋回自信人生

台灣發生乳癌的高峰雖然在45-69歲之間,但是我也遇過年紀極輕未婚的病人。在臨床上我所治療過的病人,最年輕的是位研究所一年級的學生,24歲左右。只要身為女人,對於少了一邊的乳房多少都會覺得身體變得不完整,何況是正當妙齡而且是愛美的年紀,自然對身體上的不完美更加在意,但重建乳房又害怕復發,常常這兩件事在心裡舉棋不定。

對於這麼年輕的病人,除了擔心病情復發外,應該就屬日後結婚生小孩這件事了。或許有人會說「有命活著」就好了,結不結婚,有沒有小孩都無所謂。但是命運總難預料,愛情隨時可能會發生,怎麼會知道未來什麼時候會結婚生子?其實這些事不必暗自放在心裡苦惱不已,都可以詢問醫師,便可以獲得解答。

舒心在被診斷出罹患乳癌的那一年,剛滿28歲,還沒結婚,個性害羞內向的她,出現在治療室時總是不多話。

由於乳房摘除手術後並沒有立即做乳房重建,但隱約中我可以感覺舒心對於手術後的自己有些自卑,常是穿著寬鬆的T恤、寬大的外套,做看不出曲線的打扮,走路的姿勢常是彎腰駝背,回話的聲音也總是小小聲。隨著化學治療與放射線治療的結束,再加上手臂的動作恢復越來越正常,距離回去上班的日子也越來越近時,舒心終於開始考慮乳房重建的問題。

某天,舒心在治療後遲疑很久,終於問出口:「不曉得我現在還可不可以做重建了?可是重建萬一又復發怎麼辦?有人說重建最好在當初和拿掉乳房時一併做才會漂亮,可是我都過了這麼久了,做重建會好看嗎?」

我安慰她:「其實目前研究顯示,乳房重建與癌症復發並沒有關聯,妳應該先問問主治醫師現在的情形是否適合進行重建,再尋找合適的整形外科醫師來看如何進行重建。當然切除手術後馬上做重建是最漂亮的,但是你後來再做也不一定會差到哪裡,我見過幾位病人跟妳一樣過了很久才做,也很好看呀!」

「可是有人說重建完會很痛,痛到比拿掉乳房還痛,我會怕!」我輕輕地拍拍她的手:「我不能騙妳,如果妳是採用自體移植手術的話,取皮瓣的位置確實會很痛,而這是目前最普遍常用的方法,因為日後的觸感也會比較真實。但還是有些是利用填充物,就像一般隆乳植入鹽水袋的方式。妳可以和妳的整形醫師詳細討論看看。」從那天起,舒心臉上的笑容開始多了起來,特別是和醫師一起決定重建手術日期的當天,我可以看出她內心非常的期待。

重建手術後過了半年,我在工作排程的板子上又看見了舒心的名字,但這一次卻在治療室裡找不到她,我只好出聲叫喚她的名字。

「我在這裡!」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位剪著俐落短髮、臉上有著稍為淡妝、穿著一件鵝黃色小包袖合身上衣、加上藍色牛仔短窄裙的美麗小姐。我非常的開心對她說:「妳變漂亮了哦!駝背的姿勢也改善許多!我都快認不出是妳了!」

舒心帶著靦腆的笑容點點頭,臉上可以看出對於自己身體重新完整美麗起來的自信光彩。

之後因為工作關係,舒心手臂出現輕微但不嚴重的淋巴水腫,偶爾她會在治療室出現。有次治療時她突然對我說:「醫師說我的雌激素一直降不太下來,這樣不太好是吧?」

「妳有吃抗荷爾蒙藥劑不是嗎?」

舒心有點憂鬱的點點頭:「但口服的似乎不夠用,醫師建議應該再加打針劑來控制才好。目前我的經期還有來,我怕以後沒有經期,不能懷孕生小孩。如果真是這樣,我就不想打了。」

我考慮了一下回答她:「乳癌治療後再度懷孕生子,國內外其實都有例子,先不要這麼擔心,妳可以問問醫師這個藥需要打多久?停藥後妳的經期會再來嗎?對於以後懷孕生孩子有影響嗎?說不定沒有妳想像的嚴重。」

幸好舒心再次詢問過醫師後,解除了心裡的負擔也接受了抗荷爾蒙針劑的施打,目前控制狀況相當的良好,對於未來也充滿希望的期待。

 

隨著飲食習慣的西化,台灣的乳癌病患有年輕化的趨勢,台灣婦女罹患乳癌的好發年齡在45—55歲,45至69歲的患者佔了68.9%,44歲以下的乳癌患者則佔了19.5%。乳癌的患者除了面臨疾病的威脅、切除乳房的失落、各種治療副作用造成的不適外,生活上也面臨著莫大的衝擊與壓力,特別是年輕的乳癌病患,因治療藥物的副作用,同時還需面臨生育規劃的問題、提前面臨停經造成的不適症狀,往往是非常辛苦又無助。乳癌防治基金會提醒您,癌症治療的過程漫長但是您並不孤單,不管您是在治療的那一個過程,隨時可以提出您的需求及困難讓您的主治醫師知道,讓醫師及醫療團隊協助您解決面對的困境與需求,也可多參加病友團體的活動,藉由病友間的相互交流,獲得更多經驗分享與支持。

 

資料來源:http://www.storm.mg/lifestyle/244355

會員登入

從 Facebook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