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預防乳癌我好像得乳癌我剛診斷為乳癌乳癌治療中乳癌治療後追蹤與調適

乳癌

身心靈瑜伽

乳癌

加入會員

未來健康照護 由自己做主

中研院院士、中研院副院長╱陳建仁

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Leroy Hood提出P4醫學(P4 Medicine)說明健康照護的未來發展趨勢。
  P4是Preventive(預防)、Predictive(預測)、Personalized(個人化)與Participatory(參與)四個要素。目前全世界的健康照護型態,都是屬於提供者驅動(healthcare provider-driven)的回應式(reactive)疾病治療型態;未來的健康照護發展趨勢,將會演進成為消費者驅動(consumer-driven)的前瞻式(proactive)疾病預防型態。

P4醫學 更強調個人化
  這種發展趨勢的主要原動力,來自於21世紀基因體學與蛋白體學的蓬勃發展,它們提供了可正確預測健康變化與疾病進展的生物標幟,促成個人化醫學的實現;加上網路資訊普及,以及健康自主意識興起,消費者正在取代提供者,成為健康照護及醫藥產業所提供之服務產品的決定者。
  換句話說,民眾將積極參與健康照護內容與品質的選擇,不再完全聽任健康照護者單方面的決定。人們將更重視身心健康的促進,遠勝於疾病治療;全民健康保險也將更落實在疾病的預防、早期發現與適切處理,而不是末期疾病的醫藥治療、避免復發與殘障復健。隨著健康照護潮流演變,P4醫學因此而應運而生。

閱讀全文:未來健康照護 由自己做主

年終感恩期許

  本基金會成立至今,承蒙諸多企業界、民間團體及善心人士之支持,過去在乳癌防治方面已完成諸多階段性任務,諸如病友座談會、病友術後身心輔導、定期乳癌篩檢、乳癌防治衛教宣導,另外還有大型病友會聯誼、合唱團、排舞社及乳癌季刊等,頗獲乳癌姊妹們及社會肯定。但我們仍不敢自滿,深覺責任更大,社會對我們的期許更多,在往後之歲月裡,我們除了持續進行過去之例行活動外,今後有更多之挑戰與突破,本人初擬一些想法,簡略說明如下,希望能為乳癌病友及台灣婦女做更深一層之服務與努力。
一、本基金會認為國內有諸多乳癌病友支持團體,各自有不同之目標,也對病友做出諸多貢獻,但仍然欠缺整合,希望大家思考如何成立共同之聯盟分享經驗,朝共同之理想而努力,也許可以收到事半功倍之效果。
二、乳房醫學會是針對國內乳癌之研究、教育及診療成立之學術團體,過去一直舉辦了很多有意義之學術活動,也幫政府擬定各項乳癌相關之訓練課程及品質提升指標,極其權威。本基金會期盼乳房醫學會能扮演領頭羊之角色,領導國內相關之病友團體,做更多高層次之防治活動,以嘉惠病友。
三、由於國內乳癌醫療團隊陣容堅強,加上相關診療技術精進,並有高度整合與互動,乳癌長期活存者漸增,如何提升這些病友之生活品質、身心調適,也是乳癌病友團體可以配合政府和乳房醫學會做更進一步之加強與付出。
  總之,我們基金會會更謙卑地請教各方之意見,以便在乳癌防治方面做出更大、更多、更廣之奉獻。

中央研究院王陸海院士 榮獲第三屆乳癌傑出研究獎

    感謝乳癌防治基金會評審的肯定而能獲得這份殊榮。此次榮獲貴基金會第3屆「乳癌傑出研究獎」,我要將這份榮耀歸功於過去及現在研究團隊的每位同仁,感謝實驗室同仁的齊心協助,也感謝國家衛生研究院、衛生福利部以及國科會的經費支持。 
  二十世紀癌症研究的最重大突破之一是發現致癌基因並且發現它們以正常的基因形式存在於每一個正常細胞裡。第一個被發現的致癌基因是牢氏雞肉瘤病毒(Rous sarcoma virus;RSV)所帶的一個基因,我們將它命名為src。由於src的研究奠定了現代癌症研究的基礎,我的博士論文工作就是釐定src在RSV基因體上的位置,後來在我美國的實驗室有關乳癌的研究發現乳癌細胞若高表達某一個致癌基因,例如HER2,這些細胞對那個基因的抑制劑就會特別敏感。也就是所謂“癌基因成癮”的理論。我們用乳癌細胞高表達HER2及MAP kinase來證實此假設並作為發展抗癌藥物的基礎。最近在國衛院的研究室,我們發現一個能抑制乳癌細胞轉移的微核糖核酸miRNA-149及其下游的一個標的分子叫GIT-1。這兩個分子和乳癌的進展及淋巴腺轉移有相關性,有潛能可以開發成為乳癌預後及抑制轉移的分子標的。台灣女性乳癌發生率雖比西方人低,但早發性(小於45歲)癌的比例卻相當高,因此我們實驗室也致力於找尋導致早發性乳癌的原因和分子基礎。

新型HER2標靶治療

目前許多治療乳癌的新藥物,就是針對這些重要的標靶,有如導航飛彈直接命中標的物(腫瘤),而不打擊或破壞正常細胞,如此就不會增加病人之毒性或副作用,這也就是癌症的標靶治療(target therapy)的概念。

目前臨床使用及研究中的HER2 標靶藥物:

  • 衛生署核准之已上市HER2 標靶藥物

–    賀癌平® (Herceptin®)

–    泰嘉錠® (Tykerb®)

–    賀疾妥® (Perjeta®)

  • 目前進行臨床試驗中的HER2標靶藥物

–    賀癌寧 (T-DM1, Kadcyla®): 預計103年1月核准 

  • 賀癌平 在1998年以後已成為Her2陽性早期及轉移性乳癌之標準治療

即使賀癌平對於Her-2陽性乳癌有很好的治療成效, 但…仍有少數病人對於賀癌平之治療無反應。即使Herceptin與化療併用時療效不錯,但仍有50%的HER2陽性轉移性乳癌(mBC)病患,病情在12個月內就會惡化。

Pertuzumab(Perjeta,賀疾妥):為單株抗體,亦屬於HER2受體的抑制劑,防止HER2和其它HER1,2,3,4等受體的聚合,HER2/HER3新標靶藥物「賀疾妥(Pertuzumab)」也是作用在HER2上,但與抗HER2的標靶作用機制不同、結合部位也不相同,它能阻斷HER2的另一邊,避免HER3靠近結合,兩者共同使用可雙面夾殺HER2的信息路徑,抑制癌細胞生長。 

HER2和HER3二聚體是最強力的致癌接受體配對,阻礙HER2接受體配對,例如HER2:HER3二聚體,可以阻斷腫瘤生長所需的訊號傳遞路徑。

閱讀全文:新型HER2標靶治療

會員登入

從 Facebook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