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預防乳癌我好像得乳癌我剛診斷為乳癌乳癌治療中乳癌治療後追蹤與調適

乳癌

身心靈瑜伽

乳癌

加入會員

讓我們大家一起用心栽培明日的好醫生

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賴其萬教授

前幾天參加到醫院實習才兩個月的醫學系五年級學生的小組討論,有機會聽到一位女學生的心聲。她說有一位乳癌的女病人,因為接受化療引起白血球降低,而住進醫院。病人一聽到學生自我介紹是「實習醫學生」,她就說學生可以問她病史,但她認為學生沒有足夠的經驗,所以不願意讓學生碰她身體的任何部位,使得這學生感到十分挫折。

她很誠懇地告訴大家,她每天一早就去看這病人,詳細問她病史,但這病人卻始終堅持,她不能為她做檢查,一直到病人在出院前,才終於讓她量耳溫,使她覺得非常有成就感。看著這學生十分真誠的模樣,我心中有說不出的感動,同時也對她所受到的委屈感到同情。她說她深知這病人之所以「拒絕」她,並非她有做錯甚麼,只是因為這病人堅持「不要做學生的實驗品」,但她看到別的同學所照顧的病人都願意讓學生參加醫療照顧的團隊,也忍不住怪自己為什麼無法說服她的病人。

 

我接著問其他幾位同學,他們如何對病人自我介紹,很有趣的是四位男同學都介紹自己是「實習醫師」,但兩位女同學都介紹是自己是「實習醫學生」。有一位男同學說,他事實上也認為應該是要說自己是「學生」,但他總覺得只要這麼一說,病人一定不把他當作「醫療團隊的一分子」,同時他認為,我們已經說是「實習」,已經清楚交待自己還不是正式醫師,這樣不用「學生」一詞自我介紹,也不應該算是冒充醫師。不過他說自己雖然不明說是學生,但年假這幾天下來,病人與家屬也看得出他太年輕,而旁敲側擊地問他,「你當兵了沒?」這使他意識到,儘管我們不明說,病人與家屬還是看得出我們是「生手」。

    這幾天我一直在想這件事情,為什麼這位病人會如此堅決地拒絕醫學生呢?為什麼有些醫學生會不願意明白告訴病人自己的學生身份呢?三十多年前去了美國,才發現病人大部分都非常樂意參與醫學教育,而且因為自己能夠幫忙醫學教育而引以為榮。醫學生方面,他們的學習態度都較為主動,比較有自信心,自我介紹時都能與病人實說自己的學生身分,有些學生還會向病人解釋,透過參與病人的照顧可以使他們學習到珍貴的臨床經驗,將來才有可能成為善於照顧病人的好醫師。有些學生甚至會主動對病人與家屬說,因為醫師都很忙,如果他們有甚麼需要幫忙,可以找醫學生代勞,同時因為學生比較有時間,可以與病人或家屬更深入交談,以瞭解病人身心方面的問題,而後再向照顧這病人的主治醫師或住院醫師報告。看到他們一方面整個社會大眾能夠接受醫學生的參與照顧,而另一方面醫學教育又注重醫學生與病人溝通能力的訓練,使人深感美國臨床醫學教育的成功絕非偶然。

這使我想起大約八年前<紐約時報>有一篇以「醫院裡的醫學生:病人需要參與教學」為題的社論。開宗明義就以各不同角度來正視這醫學教育的重要議題。就社會大眾的立場而言,民眾應該有權知道他們所面對的,是已經完成學業擁有醫師資格的醫師,或者是還在學習的學生。同時就法律的立場而言,病人也應該有權決定他們是否願意參加教學。然而就醫學教育的眼光來看,如果我們在醫學生的養成教育中,不讓他們有直接接觸到病人的機會,他們將永遠無法學到臨床醫學的精髓。而後報社編輯邀請兩位資深醫師對這看來是難以兩全的困境,發表他們的看法。最後的結論是我們不可為了醫學教育而欺騙病人,但我們必須努力教育社會大眾,讓他們了解,「病人願意讓學生參與他們的照顧,對將來的醫療品質是非常的重要。」

當時深受感動,而決定以「醫學教育需要大家的參與」做為往後在醫學教育方面努力的方向。我每次帶著醫學生做病房教學迴診時,就會對他們強調,一位病人如果願意與學生分享自己的病痛,讓醫學生做病史探問、身體檢查,這將是學生在課堂上、書本上所學不到的最珍貴的教材。而另一方面,我也絕對不忘提醒學生們,病人並沒有一定要參與醫學教育的義務,因此學生們對於病人願意合作參與教學應該心存感激。每次我到病房迴診時,一定要先徵求病人的同意後,才與學生們一起進去病房,透過如此的動作,我希望讓醫學生感受到我們對病人及家屬應有的尊重,並促成醫學生更多的反思,從而領會到醫生應有的謙虛。

在社會大眾方面,這幾年來我發現國內不少病人仍然抱著一種態度,「等學生先在別人的身上學會了,再來看我」,這是讓我們關心醫學教育者最感棘手的態度。我們整天要求醫學生與醫生要有「愛心」與「利他」的態度,但我們的社會大眾不也需要強調這方面的修養嗎?因此我總會利用與社會大眾或病友溝通的機會,與大家暢談我所關心的「醫學教育需要大家的參與」,而很遺憾地,我有時會聽到,有些病人在某教學醫院碰到態度非常惡劣的醫學生,而發誓絕對不讓學生再碰他們的身體。也許這位學生所描述的不讓學生碰她身體的病人過去就曾因為參與教學而受到身心的傷害。

去年我有幸參加衛生署與教育部的團隊,為台灣的醫學教育擬定「實習醫學生臨床實習指引」,詳細列出有關教學醫院的責任與使命、教學醫院主治醫師的責任、病人的安全性、實習醫學生的義務與權利等各項規定,以確保病人的安全以及隱私權不會因為參與醫學教育而蒙受傷害。誠如影響美國醫學教育至鉅的奧斯勒教授(Dr. William Osler)所說的,「如果醫學生只是讀教科書,但沒有實際看病人,這就如同只看地圖,但不出海。」 醫學這一行不可能只靠看書或聽講, 而不實際看病人。我衷心地希望在社會大眾以及醫學教育兩造的共同努力下,台灣的臨床醫學教育可以更成功地培養出知識豐富、技術純熟與態度誠懇的好醫師。讓我們大家一起用心栽培明日的好醫生吧!

會員登入

從 Facebook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