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預防乳癌我好像得乳癌我剛診斷為乳癌乳癌治療中乳癌治療後追蹤與調適

乳癌

身心靈瑜伽

乳癌

加入會員

美麗不哀愁 乳癌手術大進展

  1970年以前,乳癌被認為是屬於一個侷限於乳房的疾病,唯有靠開刀,才能治癒病人。理論上,若是以手術完全移除腫瘤細胞,癌症是可以被治癒的。但並非總是如此簡單,因為外科手術通常無法切除已經轉移到其他部位的癌細胞。

  隨著時代的演進,觀念慢慢改變了,認為乳癌應屬於一種全身的疾病,除了開刀之外,化學治療更具有療效。因此在手術後的輔助性治療變成治療上很重要的一環。

乳癌手術 刀越開越小
  乳癌的手術治療,從最早的根治性乳房切除,其後的改良式根治性乳房切除(modified radical mastectomy),到後來的乳房保留手術(breast conserving therapy),有一個趨勢就是「刀越開越小」。

  最近還有人提倡皮膚保留乳房切除(skin sparing mastectomy),甚至乳頭保留手術 (nipple preserving surgery),以增加術後乳房的美觀。除了乳房本身切除的範圍愈來愈小外,腋下淋巴腺的清除也日趨保守。以往第 1、2、3 層的淋巴腺都要清除乾淨,其後有人只清除第1、2層,到後來有人只清除第 1層而第 2層只做取樣。

閱讀全文:美麗不哀愁 乳癌手術大進展

乳癌病人接受手術後的身體心像及其預測因子

林口長庚紀念醫院 護理長 陳春蘭

  根據衛生署國民健康局統計,台灣95年新增6,895名乳癌病患,96年有1,552名婦女因為乳癌而死亡,乳癌位居女性癌症發生率第一位、死亡率第四位,嚴重威脅婦女健康,而國人乳癌的易發年齡平均比歐美國家低十到十五歲(國民健康局,2006),由於乳房是女性性別的特徵及女性價值的指標,加上受到癌症是重症或絕症觀念的影響,因此乳癌及其治療往往造成病人各方面的衝擊,而影響其生活品質 (Ferrans, 1994 ; Ferrell, Grant, Funk, Otis-Green, & Garcia, 1998)。

  雖然治療本身可延長病人的生命,但多項報告已指出病人於診斷初期三至六個月內,由於診斷本身及治療,如手術及化學治療,往往造成個人身心的壓力,甚至進一步的危機(Pattinson, 1977),其中又以症狀的困擾,如:疼痛、疲倦與焦慮為最常造成病人苦痛之現象。另外,在心理困擾方面,Wong及Bramwell (1992) 研究調查接受乳房切除的乳癌婦女,發現高達88% 產生焦慮,故可知乳癌婦女接受手術治療,術後疼痛與焦慮是手術治療最常見的兩項重大健康問題。

  台灣地區乳癌有年輕化趨勢,身體心像的問題日漸嚴重,許多因素與身體心像困擾有關,在臨床24年發現病人負向的身體心像會降低乳癌手術後的因應能力。故邀請北部某醫學中心乳癌病人,感謝願意接受手術後的身體心像的重要預測因子研究,經此研究發現手術方式及年齡是乳癌病人接受手術後的身體心像的預測因子,而接受乳房切除手術及年齡較輕者有較高的身體心像關切程度。

  尤其是年輕女性患者更應該接受身體心象方面問題的個性化服務,健康照護專業人員可以提早使用介入措施,如:身體心像的評估策略來加強高危險傾向婦女的自信及自我接受的需求,其次病人的伴侶也應該共同參與討論如何調整藥物治療的效果的協助來改善婦女的身體心像,使病人更樂於遠離負向的身體心像回歸正常居家生活(包含:食、衣、住、行、休閒娛樂)走入人群。

哨兵淋巴結最新相關研究

台中澄清醫院中港院區院長 乳癌防治基金會董事長/張金堅

  根據大型臨床試驗Z0011,發表於今年國際著名期刊JAMA。本研究收案接受乳癌部分切除及哨兵淋巴結切片手術,病理報告證實淋巴結陽性之乳癌病人共891位。
  隨機分成兩組,一組做淋巴結全廓清術(A組),另一組不做處置(B組),但兩組均接受局部放射線治療及全身輔助性化學治療,如荷爾蒙接受體為陽性則續做荷爾蒙治療。後續追蹤6年,結果發現,局部復發(包括乳房局部、腋下及鎖骨上淋巴結)之比率,兩組並無差異(A組4.1%;B組2.8%)。至於無疾病存活率(A組82.2%;B組83.9%)及整體存活率(A組91.8%;B組92.5%),兩組之間亦無差異。關於此研究之結果是否以後均可以普遍使用此方法,目前仍有爭議。
  因為此研究病人大多乳癌腫瘤較小(1.6至1.7公分),81%都為荷爾蒙接受體陽性,約40%之病人為淋巴結微小轉移(≦2mm)。這觀念需更多臨床研究證實,但可預見將來在乳癌病友之治療選擇會更多元,淋巴結全廓清術之病人會減少,生活品質會更加提升。

乳癌手術的最新發展

馬偕紀念醫院一般外科/張源清醫師

局部(部分)乳房切除術
  局部乳房切除手術的成功與否,從乳癌的診斷和切片方式就決定了大半。根據研究,單靠乳房攝影篩檢,就能減少百分之十的乳癌死亡率。這樣的發現再度驗證早期發現早期治療的效果。國民健康局提供四十五至六十九歲的婦女兩年一次的免費乳房攝影篩檢,相信會減少乳癌對臺灣女性的威脅。這群因篩檢發現的乳癌,多數為腫瘤較小之早期乳癌,局部乳房切除術的進展,更能提供癌症控制及外觀維護的雙贏術式。而其中,以整形外科觀念配合之腫瘤切除手術(oncoplasty breast surgery),大概是近年來在乳癌保留手術最重要的突破。主要的整形外科技巧包括手術切口選擇需配合皮膚張力線,隱藏於乳暈、腋下或自然乳房皮膚皺褶處,參考前胸美學解剖定位,小傷口但大範圍的乳腺挪移,把局部腫瘤切除後的缺損紮實地修補起來,減少疤痕收縮的變形及後續放射線治療對乳房外觀的影響。另外,切片方式的選擇對後來局部乳房切除手術,也會產生很大的影響。除非腫瘤位置的特殊性及安全性考量,使用超音波或乳房立體定位之粗針切片,是目前較適當腫瘤切片方式。研究也證實,粗針切片對腫瘤的完整性破壞較少,乳癌病理分期較為準確,配合術中影像定位及外科醫師的腫瘤觸感,因而提高手術的成功率。更重要的是,粗針切片取得足以分析之病理組織外,還能保持腫瘤的完整性,特別是較具侵犯性的乳癌,讓患者保有先期(手術前)藥物治療的機會。先期治療可以讓腫瘤縮得更小,局部切除的範圍也得以縮小。對先期藥物治療反應良好的局部晚期的乳癌病人,亦可享有局部(部分)乳房切除的好處。乳癌手術的最新進展,從切片到切除,都有長足的進步,乳房外觀、功能得以維護,身體、心理的壓力才得以疏緩。

閱讀全文:乳癌手術的最新發展

乳癌病人治療之心血管問題

  乳癌已連續多年名列台灣女性第一好發癌症,且每年新增病例也首度突破萬人。此外,台灣乳癌病人好發年齡逐年下降,較歐美年輕10歲以上。

  隨著許多抗癌新藥及治療新技術的研發,乳癌目前已是「可治癒」的疾病,歷經治療階段後,大半病人可存活很長的時日,使得乳癌治療儼然成為一長期抗戰,因此我們更應重視病人的生活品質及慢性副作用問題。在過去,癌症病人的存活期短。但現在病人的存活期增加,所以許多需要較長時間觀察才會出現臨床症狀的慢性副作用就會困擾病人,其中最嚴重的、可能致命的就是心臟毒性。

  近期的醫學報告顯示許多臨床用來治療乳癌的藥物(如:傳統小紅莓(anthracyclines)、紫杉醇(taxanes)或賀癌平(herceptin))都有心臟方面的副作用,最常見的心臟毒性有下列四種: 心律不整、心肌壞死導致擴張性心肌病變血管痙攣或阻塞導致心絞痛或心肌梗塞、心包膜疾病。

  以下將針對不同乳癌治療藥物及方式造成的心血管問題分別說明:

閱讀全文:乳癌病人治療之心血管問題

子分類

會員登入

從 Facebook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