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預防乳癌我好像得乳癌我剛診斷為乳癌乳癌治療中乳癌治療後追蹤與調適

乳癌

身心靈瑜伽

乳癌

加入會員

晚期乳癌荷爾蒙治療的新曙光

  乳癌已連續多年名列女性第一好發癌症,每年有超過9,000名新增病例。乳癌在過去的二十多年間,粗發生率由1980年的每十萬女性每年11.72人到 2007年的每十萬女性超過60人,發生率增加超過5倍。依據基因微距陣列分析的結果,乳癌可依據基因表現大分為管腔細胞A型(luminal A)、管腔細胞B型(luminal B)、人表皮生長因子受體2(HER-2)過度型(HER-2+),基底細胞型(basal-l like),正常乳腺亞型(normal-like)。在這幾種乳癌亞型病人中 預後最好的是管腔細胞A型這些病人大多是雌激素受體(ER)陽性,人表皮生長因子受體2(HER-2)陰性。而預後最差的是基底細胞型,這群病人大多是雌激素受體(ER),動情素受體(PR) ,人表皮生長因子受體2(HER-2)都是陰性,也就是俗稱的「三陰性乳癌」。

乳癌荷爾蒙治療的沿革與概況
  乳癌的治療方式包括外科手術治療、放射治療、化學治療、荷爾蒙治療以及標靶治療(例如 Herceptin賀癌平和 Tykerb泰嘉錠)等。隨著醫療的進步,近年來乳癌的治療方式愈來愈多,效果也有長足的進步。

  以荷爾蒙治療來說,大約50-60%的停經前乳癌和60-75%的停經後乳癌細胞內有女性荷爾蒙的接受體,包括動情素接受體和黃體素接受體。當女性荷爾蒙接上這些接受體後,會刺激癌細胞的生長和分裂。因此,臨床上便可藉由阻斷荷爾蒙對癌細胞的刺激作用,來達到治療乳癌的效果。更貼切地說,荷爾蒙治療實際上是抗荷爾蒙治療。這些阻斷作用可以發生在荷爾蒙產生前、荷爾蒙與接受體結合時、荷爾蒙與接受體結合後細胞內的訊息傳導路徑,或是作用在荷爾蒙的回
饋抑制路徑上。

閱讀全文:晚期乳癌荷爾蒙治療的新曙光

惱人的關節痛!談乳癌抗賀爾蒙治療的副作用

台中澄清醫院/張景明醫師

  今日的乳癌治療,可謂是相當的精緻與多元,包括手術治療、化學治療、放射線治療、抗賀爾蒙治療以及標靶治療等等。其中,抗賀爾蒙治療,其角色是相當重要的。因超過三分之二的乳癌病人,其腫瘤細胞會表現有賀爾蒙受體,而有賀爾蒙受體表現的病人,其對抗賀爾蒙治療一般都是會有反應的。也就是說三個乳癌病人中,可能就會有兩個病人在服用抗賀爾蒙治療,不論是用在輔助治療,或是轉移性的治療。

有哪些抗賀爾蒙治療呢?
  由於有賀爾蒙受體表現的乳癌,其癌細胞的生長與女性荷爾蒙,也就是雌激素有很大的關係,所以抑制賀爾蒙便是希望可達到抑制腫瘤細胞的目的。對於停經前女性,因卵巢功能還在,所以治療的方法便在於抑制卵巢功能,過去有所謂的外科去勢手術,也就是將卵巢摘除(ovarian ablation),另外也有所謂的內科去勢,利用性腺釋放激素(gonadotropin-releasing hormone, GnRH),間接達到抑制卵巢功能,即一般所謂停經針。
  然而較為熟悉的藥物是泰莫西芬(tamoxifen),它是一種選擇性雌激素受體調節劑(selective estrogen-receptor modulator, SERM),也就是說它在骨骼、脂肪代謝、子宮內膜增生方面是類似雌激素的作用,而在乳房則為拮抗雌激素的作用,因而可以抑制乳癌細胞。

閱讀全文:惱人的關節痛!談乳癌抗賀爾蒙治療的副作用

乳癌患者性功能與生育能力之探討與處理

  世界衛生組織(WHO)在1975年明白指出性健康是身體、情感、智能及社交等各方面之整合,能增進個人性格健全,加強人際溝通及愛之增長。癌症病患的性生活問題包括:一、癌症本身-病變可能侵犯性器官;改變性賀爾蒙;或晚期癌症引起之身體衰弱,以致無法有性生活等。二、癌症的治療-手術切除身體器官,以致降低性生活之愉悅:如乳癌之手術。化學療法、放射療法及手術則因植入放射性物質等,可能會引起短暫或永久之性功能障礙。三、自我形象之改變-因癌症本身或治療副作用及後遺症等,常使患者自慚形穢,因而更難表達愛意,而造成性生活退縮或明顯變少,且品質更差。四、伴侶-病患之伴侶可以是幫助病患對抗疾病之最大力量來源,但大多數伴侶獲知病患得癌症後;在情感上及性生活上皆變得較為退縮,部份因素為對疾病不了解所致;如病患之身體是否能受得了?是否因此得病?另外其心理因素亦是原因之一,伴侶可能有罪惡感、憤怒、怕失去親人等,使伴侶更為退縮。

  對大多數人而言,性生活不只代表單一行為,亦含有生存、愛與接受,以及支持與幫助之意義。對於癌症病患而言,性生活之含意更為重要,停止性生活常意味著等死、放棄或無助無望等。性生活不只代表直接的性接觸,有很多其他的方式可傳遞兩人間的溫馨情感;包括熱情擁抱、輕吻臉頰、輕撫背部等,都是性生活的一部份。由此可見癌症引起之性生活問題不單指性交問題,亦包括各種接觸的部份。

閱讀全文:乳癌患者性功能與生育能力之探討與處理

健保藥訊-陽性管腔A型乳癌患者

中國時報【邱俐穎╱台北報導】

27歲徐小姐學成歸國後,卻發現先前醫師診斷為良性的乳房腫瘤愈來愈大,就醫竟已是乳癌第3期。為了即將到來的婚期,醫師建議開刀切除腫瘤,術後搭配荷爾蒙治療,讓她順利成為幸福新嫁娘,經過3年未有復發跡象。

高雄長庚醫院血液腫瘤科主任饒坤銘表示,停經前的乳癌患者逐年增加,第3期的乳癌患者,5年內復發機率接近5成,在擔心疾病復發又怕喪失女性特質的情況下,病人應要積極認識自我乳癌的亞型,與醫師一同量身訂做治療方案。

饒坤銘指出,目前乳癌可進一步細分成4種亞型,每種亞型都有對應的建議治療指引,乳癌患者們應進一步了解自身亞型,才能與醫師共同討論如何精確用藥。

在台灣,荷爾蒙受體為陽性的管腔A型乳癌患者占多數,臨床研究顯示,停經前的管腔A型的早期乳癌患者,在輔助性治療上,使用荷爾蒙治療的療效與化療相當,還可享有更好的生活品質。

饒坤銘分析,一般使用化療的患者除會擔心副作用,也會擔憂喪失正常卵巢機能,但新一代的荷爾蒙治療-類黃體激素釋放素(LHRHa)是暫時使雌激素停止分泌,療效與化療相當,且年輕病患停止使用後的半年到一年,大多數即恢復正常生理狀態。

根據歐洲治療指引,停經前荷爾蒙受體為陽性的管腔A型早期乳癌患者,可優先使用荷爾蒙治療類黃體激素釋放素(LHRHa)來代替傳統化療,目前健保已通過給付,可作為治療新選擇。

饒坤銘強調,美國也開始建議荷爾蒙受體為陽性的患者優先使用荷爾蒙治療,減少不必要的副作用。未來,不管是荷爾蒙治療、標靶治療或是化學治療,都將持續進步,期望給病人在治療上更多的選擇與幫助。

新一代乳癌荷爾蒙治療之相關副作用處理的臨床實務簡介

台北榮民總醫院 血液腫瘤科 趙大中 醫師

  在乳癌的荷爾蒙治療藥物選擇上,自從芳香環酶抑制劑(aromatase inhibitors)出現後,算是又邁進了一大步。而在過去常用的乳癌荷爾蒙治療藥物,包括泰莫西芬(tamoxifen)及諾雷得(goserelin,Zoladex)等。泰莫西芬對停經前及停經後的乳癌婦女均適用。副作用除了一般的熱潮紅及關節肌肉不適外,比較重要的,則是子宮內膜增厚、引發子宮內膜癌的問題,以及增加血管栓塞之風險。諾雷得則因為造成停經前婦女停經,所以主要的副作用為停經後之不適(停經症候群)。芳香環酶抑制劑目前常用的有三種:anastrozole(Arimide,安美達),letrozole(Femara),exemestane(Aromasin,諾曼癌素)三種。抗病機轉在於抑制全身組織中的芳香環酶,使腎上腺所分泌的雄性素無法轉變為雌激素,因而降低全身及乳癌局部的雌激素濃度,進而抑制乳癌細胞生長。副作用主要包括:關節肌肉疼痛,骨質疏鬆骨折及熱潮紅等停經症候群加重,以及血脂異常等。三種芳香環酶抑制劑在各種副作用發生的頻率及嚴重性上,稍有差異。一般而言,病患最可能因為關節肌肉疼痛及婦科問題(如不規則出血、性生活問題),而自行停用荷爾蒙治療藥物,但潛在而有長期影響的問題,則是骨質流失(骨質疏鬆)的問題。芳香環酶抑制劑造成關節肌肉疼痛等問題的原因,並不清楚。處理方式包括:局部或口服止痛劑的使用、服用鈣片及維生素D、暫停使用芳香環酶抑制劑或更換另一種芳香環酶抑制劑,或換成泰莫西芬等,都是可以考慮的方式。增進病患對此副作用的認知、多運動等,也都有可能的幫助。在骨質流失方面,應強調服用芳香環酶抑制劑的停經後婦女,應每年定期接受骨質密度檢查,補充足量的的鈣及維他命D。在明顯異常時(如T分數小於-2~-2.5時),併用雙磷酸鹽類藥物治療。總之,使用芳香環酶抑制劑,須補充足量的鈣片及維他命D,每年追蹤骨質密度及血脂變化,並給予肌肉關節疼痛及熱潮紅之適當處理。必要時,可轉介婦產科檢查治療,如此病患方能遵從醫囑,達到最好的療效。

會員登入

從 Facebook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