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預防乳癌我好像得乳癌我剛診斷為乳癌乳癌治療中乳癌治療後追蹤與調適

乳癌

身心靈瑜伽

乳癌

加入會員

2012年9月1日起 三陰性乳癌治療更有希望

  三陰性乳癌約占所有侵襲性乳癌的15%,具細胞分化程度差、惡性程度高,不少三陰性乳癌病人在接受適當的手術和化療後,卻在不久就復發,尤其初次治療後一到三年更是復發高危險期。而「三陰性乳癌」指的是雌激素接受體(ER)、黃體素接受體(PR)、以及人類第二上皮細胞生長因子接受體(HER2)皆為陰性的乳癌。因患者荷爾蒙接受體皆呈陰性,無法接受荷爾蒙治療,且人類上皮細胞生長因子接受體也呈陰性,無法接受標靶治療,目前只能接受傳統化學治療,是屬預後較差的族群,相較於其他同期乳癌患者,存活率偏差,轉移又快,易復發,在治療上相當棘手。
  所幸根據最新臨床研究顯示,「歐洲紫杉醇」的化療組合藥物(TAC)能有效減少三陰性乳癌復發風險,降低比例達41%。
  過去三陰性乳癌病友必須自費才能使用歐洲紫杉醇,造成患者經濟上很大的負擔,而現有了健保擴大給付,相信會讓三陰性乳癌病友有更進一步活下去的勇氣和希望。
  為嘉惠更多三因性乳癌病友:
健保局自2012年9月1日起將歐洲紫杉醇納入健保給付,除了轉移的患者,還擴大到早期乳癌手術後,經診斷為三陰性反應且無淋巴轉移的乳癌患者,健保此項福利措施可為每一位符合者省下17萬元醫療費。
  讓我們一起為乳癌姊妹們加油與鼓勵吧!

癌症多重抗藥性之面面觀

(節錄於景福醫訊) 台大藥學系副教授/陳燕惠

  就像對細菌投予抗生素後,很快的就出現抗藥菌株一樣,癌細胞對抗癌藥物也會產生抗藥性,這種特性在1970年代就已被發現。臨床上癌症病人經化學治療後,對於多種的化療藥物的敏感度降低,稱為癌症多重抗藥性(multidrug resistance;MDR),是造成化療失敗的重要原因。多數的抗癌藥物的治療指標(therapeutic index)都很狹窄,一旦癌細胞對於抗癌藥物的敏感度稍微降低,臨床上礙於毒性的考量,又不能提高劑量,因此造成治療中斷。
  癌細胞轉變成具有抗藥性的過程,有許多的機轉參與其中,目前已知的機制包括:
增加藥物排出細胞外
改變藥物代謝途徑或產物
細胞週期調控點改變
細胞凋亡途徑調控失調
基因修補機制改變等
也都與細胞之產生抗藥性有關。具有多重抗藥性的癌細胞,會大量表現一種穿膜轉運蛋白,稱為P-醣蛋白(P-glycoprotein;P-gp),此種蛋白為ATP-dependent efflux pump,許多不同結構的藥物會經由P-醣蛋白攜帶而從細胞內被排出,因而降低細胞內藥物的濃度。
  P-醣蛋白在癌細胞表現多重抗藥性的角色雖已經被大量研究,顯示與化療藥物造成的多重抗藥性有重要關聯,而其他造成癌細胞多重抗藥性的機制也陸續被發現,但是仍無法解決臨床上因多重抗藥性導致化學治療失敗的問題。

閱讀全文:癌症多重抗藥性之面面觀

老年人乳癌患者的治療現狀與展望

乳癌防治基金會醫師編輯群

  1987年10月,當時的美國總統夫人南茜•雷根在例行的乳房檢查中發現左乳硬塊,稍後並被診斷為乳腺癌,當年她年近七十歲,雷根夫人勇敢的接受乳房切除術及接下來的治療與追蹤,順利康復,至今已過了二十五年,不但陪伴雷根總統渡過飽受老人癡呆之苦的人生最後十年,現在仍以九十歲高齡積極參與公益活動。另一位美國前總統夫人貝蒂•福特,則是在年約六十歲的時候罹患乳癌,當時福特總統才當了六個星期的總統。福特總統夫人也是勇敢接受手術治療並痊癒,以九十三歲高齡過世。

  在美國,乳癌的發生率隨著年齡的增加而升高,通常七十五歲左右是最高鋒。八十五歲以後,得老年乳癌的機率反而下降。過去台灣乳癌發生的高峰期是在45~55歲之間。自從1960年代之後,隨著飲食西化和環境工業化的影響,台灣乳癌的年齡別發生率漸漸傾向歐美國家的趨勢,隨年齡升高而增加;再加上現今醫療的進步,國民的平均壽命不斷增加,高齡化社會的時代來臨之後,未來老年人乳癌的人數相信會急遽增加,必定成為乳癌防治的重要課題。

  過去,老年人乳癌的治療,往往因為種種因素,許多人沒有依照治療指引接受治療,特別是手術及放射性治療。由於大部份第三期臨床試驗老年人乳癌患者的收案數都不多,有關老年人乳癌治療的經驗多來自於癌症登記的統計資料。在乳癌手術方面,根據Schonberg MA針對第一期乳癌的治療結果發現,只做腫瘤切除沒有做放射性治療,甚至未接受手術的比例,在75~79歲族群約10%、80~84歲族群約25%、85~89歲族群約45%、90歲以上族群則超過60%(JCO 2010)。

閱讀全文:老年人乳癌患者的治療現狀與展望

會員登入

從 Facebook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