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預防乳癌我好像得乳癌我剛診斷為乳癌乳癌治療中乳癌治療後追蹤與調適

乳癌

身心靈瑜伽

乳癌

加入會員

乳癌先導性治療的新思維

前言
  早在1894年,將近120年前,美國知名的外科醫師威廉.史都華.豪斯泰德(William S. Halsted)提出了根除性乳房切除術(radical mastectomy),他認為乳癌癌細胞會規則的依照順序經由淋巴管擴散至周邊的淋巴結,之後再轉移到全身,所以開刀開得越大可以更有機會來控制腫瘤,這個觀念主導了乳癌的手術治療數十年。一直到了1960年代,Bernard Fisher提出了乳癌是「全身性的疾病」(systemic disease)的觀念,他認為許多腫瘤細胞可能在診斷的時候,就已經轉移到身體各處,所以刀開再怎麼大,也不見得有所幫助,於是衍生了術後輔助性化學治療(adjuvant chemotherapy)的發展,以期可以將這些很早便已經轉移到身體各處的少數癌細胞,加以殲滅。而這個觀念也得到臨床試驗的支持,有接受輔助性化學治療的病人,的確比沒有接受輔助性化學治療的病人,可以減少復發率及死亡率。


  然而輔助性化學治療的療效是沒辦法很快知道的,以臨床試驗而言,必須藉由觀察有接受以及沒有接受輔助性化學治療的兩組病人,其復發率、存活率等,才能斷定某種輔助性化學治療是否有效,但是常常需要多年甚至是十年以上的觀察。而近年興起的先導性化學治療(neoadjuvant chemotherapy),便具有可以在短時間觀察藥物是否有效的好處,因為病人還沒開刀,腫瘤還在身上,便可觀察腫瘤的大小來判定是否對藥物有所反應。

閱讀全文:乳癌先導性治療的新思維

營養醫學與癌症

文/劉博仁 張金堅*

  長期為國人十大死因之首的癌症,一直也是醫界熱門的研究主題,從手術、化療、放療到標靶,醫藥界持續不斷的努力研究,希望能對癌症治療有所突破。而在營養學界也已經從一般膳食的分配調理,進入到營養素對於細胞分子層面的影響,尤其在營養醫學(nutraceutical)基礎研究下,其中營養與基因的交互作用所帶來的癌症防治面的衝擊也是醫界應多探討的。

營養素與基因層面之交互作用
  這涵蓋了二個層面,一為營養基因體學(nutrigenomics),一為基因營養學(nutrigenetics)。每個人的生理以及病理特質皆是由基因型(genotype)以及表現型(phenotype)之總和,基於基因多型性(polymorphism)的特質,因此各體之間存在更多差異,此基因多型性影響了基因的表達以及蛋白質轉譯出來的活性。營養基因體學涵蓋的研究包括食物、營養素對於基因層面的調控,諸如組蛋白之乙醯化及去乙醯化調控、DNA胞嘧啶甲基化(特別是5'-CG-3'),或是多胜肽轉譯後修飾(如phosphorylation、glycosylation、hydroxylation)等。
  而基因營養學是透過檢測個人基因型,探討個人基因型與營養代謝相關的差異,例如肝臟內多元不飽和脂肪酸和PPAR(peroxisome proliferator-activated receptors)轉錄因子結合,可促進脂肪酸氧化以及分解,對於腫瘤之凋亡、抗血管新生等都有影響。

閱讀全文:營養醫學與癌症

止痛 癌症病人不再憂鬱

  美國的研究指出67%的癌症病人曾患有近期的疼痛,約有36%的病人指出,其癌症疼痛嚴重干擾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作息。癌症病人會因無法控制的疼痛而嚴重干擾到自己的生活品質,而持續的疼痛更會影響到病人的日常活動和社交生活;至於疼痛對於病人情緒以及心理層面的影響更為複雜,許多研究指出癌症病人常因疼痛而增加焦慮、憂鬱以及自殺的念頭。

癌症疼痛應正確止痛治療
  癌症病患持續數日或更長久的癌症疼痛,有以下原因:
1.腫瘤壓迫神經。
2.發炎或炎症反應。
3.血管通道受阻而引起血液循環不佳。
4.身體內某器官或管道受阻。
5.癌細胞轉移至骨頭而引起骨折。
6.開刀的後續作用,因缺乏活動而導致僵硬,或者藥物的副作用,如 便秘、口腔破皮。
7.對疾病的非身體性反應,如緊張、沮喪或焦慮。

  一般癌症疼痛治療的藥物使用,應依下列的原則處理,包括選擇適當的止痛藥物;應使用適當的藥物劑量;使用正確途徑的止痛藥;藥物使用的間隔應正確;應預防病人持續的疼痛,以及適切地解除病人的突發性疼痛;應依病人症狀的需要,更積極、大膽地調整病人所使用的止痛劑量;適切地預防、處置止痛劑使用後所引起的副作用;以及應使用適當的輔助性止痛藥物。

藥物是最主要止痛方法
  雖然,臨床上對大多數癌症病人的疼痛都會使用許多方法來治療,但藥物仍是最主要的治療方法。一般藥物止痛劑的種類依其是否作用在鴉片受體而分成鴉片類或非鴉片類,另外還有一類屬於輔助性的止痛劑可以輔助改善病人的疼痛症狀。

一、非鴉片類止痛劑
  包括非類固醇抗發炎藥劑,廣泛地被用於輕度到中等度的疼痛,特別是一些屬於身體的疼痛,一些藥物如類固醇、抗憂鬱劑以及抗癲癇劑雖然不屬於止痛劑,但在疼痛治療上仍有其功能。在疼痛治療方面有三主要用途:
1.作為間歇、輕至中等度疼痛的偶然治療。
2.作為癌症疼痛的常規治療。
3.作為骨轉移疼痛的特殊治療。

閱讀全文:止痛 癌症病人不再憂鬱

中藥應用於癌症之研究應鼓勵,但不宜過度渲染及商業化!

  在美國,癌症的整體五年存活率,已經從1960年代,也就是尼克森總統簽署國家癌症法案(National Cancer Act)前的38%,大幅提升至今日的68%,預估到2015年時可以達到 80%。自從2003年,人類基因組計劃 (human genome project)完成人體基因定序後,人類對癌症的認識和治療又往前邁進了全新的一大步。

  標靶治療如雨後春筍般的大量問世,尤其是針對新發現致癌信號機轉的藥物。但許多腫瘤在發現時已是晚期,且對當前治療方式最終仍產生抗藥性。因此,許多人又把目光轉回到傳統的中草藥身上,希望藉由老祖宗數千年傳流下來的智慧中,找到抗癌的新契機。很遺憾的,傳統的中醫因為不像西方醫學講究需大規模臨床試驗反覆證實其療效的「實證醫學」,反而經常是「偏方」醫學,甚至每個中醫師的配方都或多或少有所不同。因此,中草藥醫學至今仍被歸類為「輔助和另類醫學」(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CAM)。然而,這是一個不得不正視的存在:以乳癌為例,根據美國知名的Dana-Farber 癌症中心的統計(1),有高達63%(2)至83%(3)的乳癌病人接受過一種以上的CAM 。當然,CAM不僅僅是中草藥,許多行為上的干預如瑜珈、冥想甚至祈禱也都被歸為CAM。另一方面,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研究團隊也於權威的臨床腫瘤學期刊(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發表了一項根據34個隨機臨床試驗的匯萃分析(meta-analysis),證實了含黃耆(Astragalus)的中藥處方的確能增加傳統化學治療藥物鉑金(platinum)於非小細胞肺癌的療效(4)。

閱讀全文:中藥應用於癌症之研究應鼓勵,但不宜過度渲染及商業化!

替代醫療的爭議與省思

乳癌防治基金會董事長 張金堅教授口述/張巧軒編撰

  替代醫療到目前為止尚未有被公認的完整定義,其他還有廣被使用的諸如輔助治療、另類治療,本文將沿用“替代醫療”為主。替代醫療這個名詞對某些病患有著強烈的吸引力,因為其提供另一角度的思考及態度。有時這些病患可能是對專業醫療有些懷疑或是害怕藥物的副作用,或也可能對醫療環境有焦慮感,或是在精神上已經長期備受折磨。而替代醫療主要著重於使患者得到身心的平靜,就如同一般中國傳統相信的“氣”,需要達到身心的平衡。
  替代醫療會吸引某些接受傳統癌症治療而有某種程度痛苦的病患,他們對治療可能感到無效,也認定癌症是絕症無可救藥的。替代醫療提供了短暫的希望,他們潛意識裡的想法使他們想姑且一試。正規的治療提供的是有學理及系統的醫療,可使病患獲得長期照護。但替代醫療則是無法證實其確切療效,並且有可能會因此錯失黃金治療時機。通常這些替代醫療沒有如正統醫療有學理上的依據。替代醫療的執行者,常常評估其治療成效是藉由一些病人的外觀及心理層面的康復來評估,這樣較不客觀,並有盲點。這些治療需要更多有系統的研究才可以證實其功用。但是有些研究報告指出,替代療法可以支持正統醫療,減緩病患的憂慮,增加病患的自信,提供一些營養,如此可以使病患更容易承受一般治療的痛苦,或是增強自我的體力以對抗病魔。
  飲食是每天都要接觸的部分,而飲食又是一個極為複雜的組合,病患的飲食一定有別於健康的人,飲食是最可以提供有效的支持醫療的方式,所以以下提供一些飲食上參考的輔助醫療,但其效果都是未經完整醫學研究證實,所以還是需要與醫師討論後才攝取,如此方能對病情有更好的輔助效果。

閱讀全文:替代醫療的爭議與省思

會員登入

從 Facebook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