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預防乳癌我好像得乳癌我剛診斷為乳癌乳癌治療中乳癌治療後追蹤與調適

乳癌

身心靈瑜伽

乳癌

加入會員

乳癌防治基金會 第二屆乳癌傑出研究獎

中央研究院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沈志陽博士

  乳癌的發生是台灣地區最重要的公共衛生問題之一,目前乳癌已是台灣地區女性好發癌症的首位,並且台灣地區女性乳癌發生率的逐年上昇,更值得我們格外的重視。女性乳癌發生的原因,早已被科學家發現和長期女性荷爾蒙的暴露有關,荷爾蒙的暴露會促使細胞增生,進一步會增加乳癌發生的危險性,所以初經早、停經晚或未懷孕及第一胎生育年齡較晚的婦女有較高(約1.5至3倍)的乳癌發生危險性,即使是如此,這些荷爾蒙相關因子,仍是無法完全解釋癌症的發生,因為相同的荷爾蒙暴露狀況,每個婦女得乳癌的情況仍有高低之別,因此科學家近年來將研究的重心放在每個人的遺傳因子上。所謂「遺傳因子」是指在相同的荷爾蒙暴露之下,可能會因為每位婦女遺傳到的基因型態不同,而進一步造成每位婦女得乳癌危險性的差異。我們近年來探討乳癌發生的原因,便是想要了解,什麼基因會決定女性得乳癌易感受性的高低。我們研究的方法是比較特定基因的頻率分佈是否會在乳癌病人與健康婦女上有顯著的差異。藉由此一策略,我們的研究陸續找出總共近二十個基因,會共同對乳癌發生危險性產生關鍵影響,就每個婦女而言,大家都有這二十個基因,只不過會因為帶有較不好的基因型的數目愈多,得乳癌的危險性愈高,例如我們發現這些基因中,若只有一個是屬不好基因型的話,得癌危險性是一般婦女的1.5倍左右,反之若有三個基因是屬不好基因型的話,危險性便會增加到2倍以上。這些結果一方面解釋不同婦女對乳癌發生危險性的差異,另一方面,也對我們了解乳癌發生的原因提供重要的訊息。這些一系列研究成果的完整性,讓台灣的研究成果逐漸獲得國際的重視,在2006年我們獲邀參加享譽國際的乳癌研究合作團隊BCAC,並於過去幾年經由世界級學者合力執行跨洲際及種族的發現,找到了一些影響乳癌發生最重要的基因。當然,科學研究的最重要的目的之一是希望在公共衛生與臨床上對台灣婦女有最直接的助益,所以在許多乳癌醫師的合作進行之下,我們這兩年來將研究的重心放在影響乳癌病人用藥成效與乳癌進展快慢的基因上,希望能對這個重要的健康問題找到解決的線索。

台北國際乳癌醫學研討會

  乳癌醫學的進展日新月異,2012年9月21日至23日,集合了兩年一度的台北國際乳癌醫學研討會、國際乳房保留重建整形手術會議及第四屆海峽兩岸乳癌研討會,在台北國際世貿會議中心盛大舉行。本次大會探討的主題,著重在美的重建、健康促進及個人化醫療。會中並安排了半天非常精采的護理議程。

  眾所周知,隨著乳癌研究的進展與醫療的進步,現在有相當大比例的乳癌患者,都可以依個人化的安排,選擇對病患最有利的治療方式。同時近年來政府大力推動乳房攝影早期篩檢政策,國內乳癌的病人大多都有非常好的治療效果。

  乳癌的治療是整體性的,從診斷、治療到重建及追蹤,皆需要一個團隊的密切合作。因而醫護團隊如何在漫長的抗癌路上,與病患共同面對生理問題與心理問題,是非常重要的議題。尤其在台灣有乳癌族群年輕化的現象,許多患者皆是職業婦女。這樣的影響,不只在於病患本身,更牽涉到病患的家屬與更廣闊的社會層面。在越來越重視生活的尊嚴與品質的現今,如何給予患者最好的心靈支持,是不可忽略的議題。今後如何推動各種衛教活動、病友團體的成立、伴侶心靈成長班等,同步照顧患者的身心靈。並從病人、病友親屬,將服務延伸到社會大眾,是未來努力的目標。

   本次大會護理議程,有許多病患心理相關議題的探討。相關講者演講摘錄如下,希望能與更多病友們共同分享。

參加2012美國臨床腫瘤年會感想

  今年之年會從6月1日至6月5日仍在芝加哥舉行,主題為「同心協力,一起抗癌」(collaborating to conquer cancer)。總共有三千多篇論文,包括特別演講、專題演講、教育演講、口頭及壁報論文,堪稱數一數二之大型會議,主軸設定在「跨科合作,團隊診療」,會議內容相當豐富與充實,本人可以感受到腫瘤專科之分科越來越細,探討之議題更深入、更廣泛,但彼此間的互動、溝通與整合更形重要。依往例,仍有十二位傑出學者與專家獲得相關獎項,以表揚其在癌症研究、臨床診療及癌症關懷與支持等方面之卓越貢獻。由於各類癌症在同一時段均有諸多相關之議題與會場,本人只著重參加與乳癌有關之題目,只能涉獵一小部分,不過還是受益良多,僅就參加後之心得與感想,略述一二,與大家分享:
(一)Dr.Ching-Hon Pui(斐正康醫師,1976年畢業於台大醫學院,旋即赴美),係St.Jude兒童醫院小兒白血病研究小組主席,長年奉獻於小兒白血病之研究與診療,居世界領導地位,根據其在小兒急性淋巴性白血病(ALL)之轉譯醫學研究成果,及時應用在臨床治療,克服抗藥性,提供最佳臨床指引及個人化醫療,大幅提升活存率,因而獲獎。
(二)紐約史隆‧凱特寧癌症中心(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之乳房外科主任Dr. Monica Morrow,她除了在乳癌之外科診療有傑出成就外,她更強調除了外科,多科整合及團隊合作對於癌症診療更是重要,她目前積極指導年輕腫瘤外科醫師,不只要具備腫 瘤外科之知識與技術外,更要有與他科專家協調之能力,更要有良好之醫病互動能力,進而要與病人共同討論治療計劃,並做出一些重要  之診療決定與判斷,最後才能達到個人化醫療之境界,她是獲得Gianni Bonadonna Breast Cancer Award獎項之第一位外科醫師。

閱讀全文:參加2012美國臨床腫瘤年會感想

乳癌治療新進展-來自 2012 ASCO年會的最新消息

乳癌防治基金會醫師編輯群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是希望之春,也是絕望之冬。眼前雖有一切,卻是什麼都沒有。我們正朝天堂而去,也正朝另一方向走﹒﹒﹒明天會是如何,就看我們今天的抉擇」。這是英國大作家狄更斯(Charles Dickens,1812~1870)在其鉅作“雙城記”中的經典名句,相信大家都不陌生。事實上,這正是當前癌症治療的寫照:自從美國前總統尼克森簽署征服癌症法案,致今已有四十個年頭。癌症診療水準雖有長足的進步,但許多腫瘤在發現時仍已是晚期,且對當前治療方是最終產生抗藥性。雖然,2003年人體基因定序大功告成,隨著對於致癌基因及致癌訊號傳遞的加速了解,癌症治療似乎進入了一個新的世代,尤其是標靶治療如雨後春筍般的大量問世,只是,目前似乎進入了一個新的挑戰與考驗。

  一年一度的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年會在6月1號-5號在美國芝加哥舉行,今年的主題是「同心協力,一起抗癌。」(Collaborating to Conquer Cancer)。會上共有超過三千篇摘要發表;在乳癌部分,較為精彩、新穎的報告主要有以下幾個議題:

1.PARP抑制劑在乳癌還有前途嗎?
  PARP(多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poly(ADP-ribose) polymerase)是一種DNA修復蛋白,而PARP曾被視為有望成為抗癌藥物的標靶。PARP抑制劑能夠有效地使細胞更易發生DNA損傷。已受到DNA損傷性化療藥物攻擊的腫瘤細胞,或攜帶DNA損傷修復通路失活性突變的腫瘤對這類藥物特別敏感。

閱讀全文:乳癌治療新進展-來自 2012 ASCO年會的最新消息

會員登入

從 Facebook 登入